本段为 : 墨子 · 鲁问 篇

【原文】

孟山誉王子闾曰:“昔白公之祸,执王子闾,斧钺钩要①,直兵当心,谓之曰:‘为王则生,不为王则死!’王子闾曰:‘何其侮我也!杀我亲,而喜②我以楚国,我得而不义,不为也,又况于楚国乎?’遂而不为。王子闾岂不仁哉?”子墨子曰:“难则难矣,然而未仁也。

若以王为无道,则何故不受而治也?若以白公为不义,何故不受王,诛白公然而反王?故曰:难则难矣,然而未仁也。”子墨子使胜绰事项。项三侵鲁地,而胜绰三从。子墨子闻之,使高孙子请而退之,曰:“我使绰也,将以济③骄而正嬖也。今绰也禄厚而谲夫子,夫子三侵鲁而绰三从,是鼓鞭于马靳④也。翟闻之:‘言义而弗行,是犯明也。’绰非弗之知也,禄胜义也。”

【注释】

① 要:古“腰”字。

② 喜:“嬉”之假借字,作弄。

③ 济:止;嬖:同“僻”。

④ 靳:马当胸的皮带,这里代指马胸。

【翻译】

孟山赞扬王子闾说:“从前白公在楚国作乱,抓住了王子闾,用斧钺勾着他的腰,用直矛对着他的心窝,对他说:‘做楚王就让你活,不做楚王就让你死。’王子闾回答道:‘怎么这样侮辱我呢!杀害我的亲人,却用给予楚国来捉弄我,用不义得到天下,我都不做,又何况一个楚国呢?’他终究不做楚王。王子闾难道还不仁吗?”墨子说:“王子闾守节不屈,难是够难的了,但还没有达到仁。

如果他认为楚王昏聩无道,那么为什么不接受王位将楚国治理好呢?如果他认为白公不义,为什么不接受王位,诛杀了白公再把王位交还惠王呢?所以说:王子闾难是够难的了,但还没有达到仁。”墨子让弟子胜绰去项子牛那里做官。项子牛三次侵犯鲁国的领土,胜绰三次都跟从了。墨子知道了这件事,派高孙子请项子牛辞退胜绰,高孙子转告墨子的话说:“我让胜绰去,是为了制止骄横,纠正邪僻。现在胜绰得了厚禄,却欺骗您,您三次侵犯鲁国,胜绰三次跟从,这是在战马的当胸鼓鞭。我听说:‘嘴里讲仁义却不实行,这是明知故犯。’胜绰不是不懂,他把俸禄看得比仁义还重罢了。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