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公输 篇

【原文】

于是见公输盘。子墨子解带为城,以牒为械,公输盘九设攻城之机变,子墨子九距①之,公输盘之攻械尽,子墨子之守圉②有余。公输盘诎③,而曰:“吾知所以距子矣,吾不言。”子墨子亦曰:“吾知子之所以距我,吾不言。”楚王问其故,子墨子曰:“公输子之意,不过欲杀臣。杀臣,宋莫能守,可攻也。然臣之弟子禽滑釐等三百人,已持臣守圉之器,在宋城上而待楚寇矣。虽杀臣,不能绝也。”楚王曰:“善哉!吾请无攻宋矣。”

子墨子归,过宋,天雨,庇其闾中,守闾者不内④也。故曰:“治于神者,众人不知其功;争于明者,众人知之。”

【注释】

① 距:通“拒”。

② 圉:御。

③ 诎:通“屈”。

④ 内:通“纳”。

【翻译】

于是召见公输盘。墨子解下腰带,围作一座城墙的样子,用小木片作为守备的器械。公输盘多次运用机巧多变的方法攻城,墨子一次次抵拒了他的进攻。公输盘攻城用的器械用尽了,墨子守城的方法还有余。公输盘败了,但是却说:“我知道用什么办法对付你了,但我不说。”墨子说:“我知道你怎么对付我,我也不说。”楚王莫名其妙,问是怎么回事?墨子回答说:“公输盘的意思,不过是杀了我。杀了我,宋国就没有人能防守了,楚国就可以进攻宋国了。但是,我的弟子禽滑釐等三百人,已经拿着我守御用的器械,正在宋国的都城上等待楚国侵犯呢。即使杀了我,但守御的人却是杀不尽的。”楚王说:“说得好啊!我认为可以取消攻打宋国的行动了。”

墨子从楚国归来,经过宋国,正遇大雨,想到城门下避雨,看守闾门的人却不让他进去。所以说:“费尽神思在下面做的工作再多,大家也不知道他的功劳;而在明处争辩的,大家却全知道。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