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大取 篇

【原文】

义可厚,厚之;义可薄,薄之。谓伦列①。、君上、老长、亲戚,此皆所厚也。为长厚,不为幼薄。亲厚,厚;亲薄,薄。亲至,薄不至。义厚亲,不称行而顾行②。

为厚禹,为禹也。为厚爱禹,乃为禹之爱人也。厚禹之加于天下,而厚禹不加于天下。

若恶盗之为加于天下,而恶盗不加于天下。爱人不外③己,己在所爱之中。已在所爱,爱加于已。伦列之爱己,爱人也。

圣人恶疾病,不恶危难。正体不动④,欲人之利也,非恶人之害也。

圣人不为其室臧之故,在于臧。

【注释

① 伦列:意为平等而无差别。

② 不称行而顾行:意为,义只厚爱至亲,不足称为德行;德行应充其类而厚爱天下。行,德行,顾,类。

③ 外:排斥。

④ 正体不动:即端正身体,寂然不动。

【翻译】

按义的标准可以厚爱的,就厚爱;按义的标准可以薄待的,就薄待。这就是所谓的无等差之爱。有德行的,在君位的,年长的,亲戚之类,这都是应当厚爱的。厚爱年长的,却不薄爱年幼的。亲当厚爱的就厚爱;亲当薄待的就薄待。有至亲的,却没有至薄的。对于义来说,厚亲,这是不审量他的德行,而以类推由亲及疏去行厚爱与薄待。

为天下人而厚爱禹,这是为禹。为天下人厚爱禹,是因为禹能爱天下人。厚爱禹的作为能加利于天下,而厚爱禹并不加利于天下。就像厌恶强盗的行为能加利于天下,而厌恶强盗并不加利于天下。

爱别人并非不爱自己,自己也在所爱之中。自己既在所爱之中,所以爱也就加于自己。无等差地爱自己,就是爱人。

圣人讨厌疾病,却不畏惧危难。自坚其志,不为艰难所动,希望人们得到利益,并不是要人们畏避祸害。

圣人不因为自己的屋室可以贮藏货物,就一心一意于贮藏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