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迎敌祠 篇

【原文】

城之外,矢之所逮,坏其墙,无以为客菌。三十里之内,薪蒸、水①皆入内。狗、彘、豚、鸡食其肉,敛其骸以为醢,腹病者以起。城之内,薪蒸庐室,矢之所逮,皆为之涂菌。令命昏纬狗纂马,掔纬。静夜闻鼓声而噪,所以阉客之气也,所以固民之意也,故时噪则民不疾矣。祝、史乃告于四望、山川、社稷,先于戎,乃退。公素服誓于太庙,曰:“其人为不道,不修义详,唯乃是王②,曰:‘予必怀亡尔社稷,灭尔百姓。’二参子尚夜自厦③,以勤寡人,和心比力兼左右,各死而守。”既誓,公乃退食。舍于中太庙之右,祝、史舍于社。百官具御,乃斗④,鼓于门,右置旂,左置旌于隅练名。射参发,告胜,五兵咸备,乃下,出挨⑤,升望我郊。乃命鼓,俄升,役司马射自门右,蓬矢射之,茅⑥参发,弓弩继之;校自门左,先以挥,木石继之。祝、史、宗人告社,覆之以甑。

【注释】

① “水”应作“木”,前疑有一“材”字。

② “乃”应作“力”;“王”应作“上”。“唯乃是王”:唯力是尚。

③ “厦”应作“厉”。

④ “斗”应作“升”,于是上庙。

⑤ “挨”应作“俟”。

⑥ “茅”应作“矛”。

【翻译】

在城外,箭能射到的地方,要把墙统统推倒,以免成为敌人的防御工事。三十里以内,所有柴草树木一律运进城内。狗、猪、鸡,吃掉其肉,将其骨头收集起来制成酱,肠胃有病的可以用它治病。在城内,凡是柴草堆和房屋,只要从城外,箭能射到的地方,都要抹上一层泥。命令在黄昏之后,城内人拴住狗,套住马,务必拴套牢实。夜深人静之时一听到鼓声就一齐呐喊,用来压制敌人的气焰,同时也用来稳定自己的民心,这样老百姓就不会惊扰不安了。太祝和太史官在战前要祭告四周的山川和宗庙,然后才退出。诸侯穿着白祭服在太庙誓师。誓词说:“某人干不合道义的事情,不修仁义,一味崇尚武力,还说:‘我一定要灭掉你的国家,消灭你的百姓万民。’我的几位大臣尚自我勉励,勤力辅助我,率领部下齐心协力,誓死保守国土。”誓师结束,诸侯才退下用餐。临时住在中太庙的右边房舍中,太祝和太史临时住在社庙。其他百官各奉其职,上庙,在庙门击鼓,门的右边插上旗,左边插上旌旗,在门的左右角布置铭识。兵士们发射三箭,祈祷胜利,各军兵种一应齐备,仪式结束后下太庙,出外等候登上城门台观望城郊的情景。接着命令击鼓,一会儿登上门台,役司马从门的右边向四方发射用蓬蒿制成的箭,拿矛的兵士则用矛向空中刺三下,接着弓箭手向空发射;军校从门的左边行一种制胜的巫术“挥”,然后木头擂石齐下。太祝、太史,礼官向社庙祭告,然后将祭品用做饭的陶器甑盖起来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