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天志(中) 篇

【原文】

且夫盖有不仁不祥者,曰:当若子之不事父,弟之不事兄,臣之不事君也,故之君子,与谓之不祥者。今夫天兼天下而爱之,撽遂万物以利之,若毫之末,非①天之所为也,而民得而利之,则可谓否②矣。然独无报夫天,而不知其为不仁不祥也。此吾所谓君子明细而不明大也。

且吾所以知天之爱民之厚者有矣。曰:以磨③为日月星辰,以昭道之;制为四时春秋冬夏,以纪纲之;雷降雪霜雨露,以长遂五谷麻丝,使民得而财利之;列为山川谿谷,播赋百事,以临司民之善否;为王公侯伯,使之赏贤而罚暴,贼④金木鸟兽,从事乎五谷麻丝,以为民衣食之财,自古及今,未尝不有此也。今有人于此,驩若爱其子,竭力单务以利之,其,而无报子求⑤父,故天下之君子,与⑥谓之不仁不祥。今夫天,兼天下而爱之,撽遂万物以利之,若毫之末,非天之所为,而民得而利之,则可谓否矣。然独无报夫天,而不知其为不仁不祥也,此吾所谓君子明细而不明大也。

且吾所以知天爱民之厚者,不止此而足矣。曰:杀不辜者,天予不祥。不⑦辜者谁也?曰:人也。予之不祥者谁也?曰:天也。若天不爱民之厚,夫胡说人杀不辜而天予之不祥哉?此吾之所以知天之爱民之厚也。

【注释】

① “非”上脱“莫”字。

② “否”为“丕”字之误。

③ “磨”为“磿”字之误,分别。

④ “贼”为“赋”字之误,赋敛。

⑤ “子求”为“于其”之误。

⑥ “与”同“举”。

⑦ “不”上脱“杀”字。

【翻译】

而且天下原来有不仁不善的人,就是:儿子不孝顺父亲,弟弟不待奉兄长,臣子不待奉君上,所以天下的君子们就说他们是不善的人。现在的上天,包容天下的百姓兼而爱之,养育天下的万物以有益人民,哪怕像毫毛一样的东西,难道不是上天给予的吗,人民从中得到的好处,可以说是非常厚重的了。但是这些人一点也不知道应该报答上苍,不知道这就是不仁和不善。这就是我所说的君子明白小的道理而不明白大的道理。

而且我知道上天爱人民深厚是有根据的,上天分离出日、月、星、辰,用以照明天下;制定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,用作纲纪常度,降下霜、雪、雨、露,用以长成五谷和麻丝,使老百姓得以供给财用;又分列为山、川、溪谷,广布各种事业,用以监察百姓的善恶;分别设立王、公、侯、伯,使他们奖赏贤良而惩罚暴徒,征收金、木、鸟、兽,从事五谷、丝、麻的掌管工作,以此作为百姓的衣食之财,从古至今,没有不是如此的。现在这里有一个人,喜欢疼爱他的孩子,尽心尽力使孩利,他的儿子长大后,却对父亲不报答,所以天下的君子都说他是不仁而又不善的人。现今的上天,包容天下的百姓兼而爱之,养育天下的万物以有益人民,哪怕像毫毛一样的东西,难道不是上天给予的吗?人民从中得到的好处,可以说是非常厚重的了。但是这些人一点也不知道应该报答上苍,不知道这就是不仁和不善。这就是我所说的君子明白小的道理而不明白大的道理。

而且我知道上天深深地爱着人类的根据,理由不仅只有这个。说:对杀戮无辜的人,上天会给他不祥。杀无辜的是谁呢?回答:是人。给他不祥的是谁呢?回答:是上天。如果上天不厚爱于人,那为什么有人杀害无辜而上天就会给他不祥呢?这就是我知道上天是深深地爱着人类的原因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