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天志(中) 篇

【原文】

今之人曰:“当若天子之贵诸侯,诸侯之贵大夫,傐①明知之,然吾未知天之贵且知于天子也。”子墨子曰:“吾所以知天贵且知于天子者,有矣。曰:天子为善,天能赏之;天子为暴,天能罚之;天疾病祸祟,必斋戒沐浴,洁为酒醴粢盛,以祭祀天鬼,则天能除去之。然吾未知天之祈福于天子也。此吾所以知天之贵且知于天子者。不止此而已矣,又以先王之书驯天明不解之道也知之。曰:‘明哲维天,临君下土②。’则此语天之贵且知于天子。不知亦有贵知夫天者乎?曰:天为贵、天为知而已矣。然则义果自天出矣。”是故子墨子曰:“今之君子,中实将欲遵道利民,本考察仁义之本,天之意不可不慎③也。”

既以天之意以为不可不慎已,然则天之将何欲何憎?子墨子曰:“天之意,不欲大国之攻小国也,大家之乱小家也,强之暴寡,诈之谋愚,贵之傲贱,此天之所不欲也。不止此而已,欲人之有力相营,有道相教,有财相分也;又欲上之强听治也,下之强从事也。”上强听治,则国家治矣;下强从事,则财用足矣。若国家治财用足,则内有以洁为酒醴粢盛,以祭祀天鬼;外有以为环璧珠玉,以聘挠四邻。诸侯之冤不兴矣,边境兵甲不作矣。内有以食饥息劳,持养其万民,则君臣上下惠忠,父子兄弟慈孝。故唯毋明乎顺天之意,奉而光施之天下,则刑政治,万民和,国家富,财用足,百姓皆得暖衣饱食,便宁无忧。是故子墨子曰:“今天下之君子,中实将欲遵道利民,本考察仁义之本,天之意不可不慎也。”

【注释】

① “傐”当为“碻”,即“确”。

② 明哲维天,临君下土:天是明哲的,临照着下界的天子。

③ “慎”通“顺”。下同。

【翻译】

现今天下的百姓都说:“从道理上说天子比诸侯尊贵,诸侯比大夫尊贵,这道理明明白白,但是我还不知道上天比天子还高贵而且聪明。”墨子说:“我知道上天比天子还高贵而且聪明的理由。即是:天子为善政,上天能够赏赐他;天子行暴政,上天能惩罚他;天子有疾病灾祸,必定斋戒沐浴,准备洁净的酒醴粢盛,用来祭祀上天鬼神,那么上天就能帮他除去疾病灾祸。可是我并没有听说上天向天子祈求赐福的,这就是我知道上天比天贵而且聪明的理由。道理还不仅如此,又由古代先王传下来的训解上天高明而不易解说的道理中可以知道。说是:‘明哲的上天,高高在上,君临下土。’这就是说上天比天子更高贵、更聪明。不知道还有没有比上天更高贵而且聪明的呢?”回答说:“只有上天是最高贵的,上天是最聪明的,既然如此,那么义确实是从上天那里产生的。”所以墨子说道:“现今天下的君子们,如果确实想要遵循圣王之道,造福人民,考察仁义的根本,那么对于上天的意志就不能不遵循。”

既然不能不遵循上天的意志,那么上天希望的是什么,憎恶的是什么呢?墨子说:“上天的意志是,不希望大国攻打小国,大家族侵扰小家族,强大的欺凌弱小的,狡诈的算计愚笨的,高贵的傲视卑贱的,这些都是上天所不愿看到的。不仅如此,上天还希望人们有力量就相互帮助,有学问道德就相互传授,有财物就大家共享;还希望在上位的要勤于政事,在下位的要努力从事工作。”居上位的努力听政治理,那么国家就得到治理了;居下位的努力从事工作,那么财用就足够了。假若国家和家族都被治理好了,财用也充足了,那么在内有能力准备洁净的酒醴粢盛,用以祭祀上天和鬼神;对外有环璧珠玉,用以聘问交接四方邻国。诸侯间的仇怨不再发生了,边境上的战争不会产生了。在内有能力让饥者得食、劳者得息,保养万民,那么君臣上下就相互施惠效忠,父子兄弟之间慈爱孝顺。所以明白上天之意,奉行而施之于天下,那么刑政就会治理,万民就会和谐,财用就会充足,百姓都得到暖衣饱食,安宁无忧。所以墨子说:“现在天下的君子,如果心中确实想遵循圣道、造福人民,那么就要认真研究仁义这个根本问题,而对上天的意志就不可不认真对待。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