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鲁问 篇

【原文】

子墨,魏越曰:“既得见四方之君子,则将先语①?”子墨子曰:“凡入国,必择务而从事焉。国家昏乱,则语之尚贤、尚同;国家贫,则语之节用、节葬;国家憙②音湛湎,则语之非乐、非命;国家淫僻无礼,则语之尊天、事鬼;国家务夺侵凌,即语之兼爱、非攻。故曰择务而从事焉。”

子墨子出曹公子而于宋,三年而反,睹子墨子曰:“始吾游于子之门,短褐之衣,藜藿之羹,朝得之,则夕弗得祭祀鬼神。今而以夫子之教,家厚于始也。有家厚,谨祭祀鬼神。然而人徒多死,六畜不蕃,身湛于病,吾未知夫子之道之可用也。”子墨子曰:“不然。夫鬼神之所欲于人者多,欲人之处高爵禄则以让贤也,多财则以分贫也。夫鬼神岂唯擢季拑肺之为欲哉?③今子处高爵禄而不以让贤,一不祥也;多财而不以分贫,二不祥也。今子事鬼神唯祭而已矣,而曰:‘病何自至哉?’是犹百门而闭一门焉,曰‘盗何从入?’若是而求福于有怪之鬼,岂可哉?”

【注释】

① 先:“奚”之讹。先语:“奚语”,说什么话。

② 憙:同“喜”。

③ 擢:“攫”之形误,攫,用手取;季:“黍”之形误;拑:“拑”之形误,抯,取。

【翻译】

墨子出外游历,魏越问他:“如果能见各地的诸侯,您将说什么呢?”墨子说:“到了一个国家,一定要选择紧迫的事情进行劝导:如果国家昏乱,就告诉他们尚贤尚同的道理;如果国家贫穷,就告诉他们节用、节葬;如果国家喜好声乐、沉迷于酒,就告诉他们非乐、非命的好处;如果国家荒淫、怪僻、不讲究礼节,就告诉他们尊天事鬼;如果国家以欺侮、掠夺、侵略、凌辱别国为事,就告诉他们兼爱、非攻的益处。所以说‘选择最重要的事情进行劝导’。”

墨子让曹公子到宋国做官,三年后曹公子返了回来,见了墨子说:“当初我在您门下学习的时候,穿着粗布短衣,吃着野菜一类粗劣的食物,早晨有吃的,晚上可能就没有了,没有东西来祭祀鬼神。现在因为听了您的教诲,家比以前富多了。有了富裕的家境,我恭敬地祭祀鬼神。但是家里的人却大多死亡,牲畜也不兴旺,自己也患了病。我还不知道老师的学说是不是可以用。”墨子说:“不对。鬼神所希望人做的事很多:希望人处在高官厚禄时要让贤,财物多时可以分给穷人。鬼神难道仅仅是想拿走祭品吗?现在你处在高官厚禄的位置上却不让贤,这是第一种不吉祥;财物多了却不分给穷人,这是第二种不吉祥。现在你侍奉鬼神,只有祭祀罢了,却说:‘病从哪里来?’这就像一百个门,只关了一个门一样,却问:‘盗贼从哪里进来?’像这样去向对你有责怪的鬼神求福,难道可以吗?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