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节葬(下) 篇

【原文】

今王公大人之为葬埋,则异于此。必大棺、中棺,革阓三操①,璧玉即具,戈剑、鼎鼓、壶滥、文绣、素练、大鞅万领②、舆马、女乐皆具,曰:必捶[生僻字 土+余]差通,垄虽凡山陵③。此为辍民之事,靡民之财,不可胜计也,其为毋用若此矣。

是故子墨子曰:“乡者④,吾本言曰:意亦使法其言,用其谋,计厚葬久丧,请⑤可以富贫、众寡、定危、治乱乎?则仁也,义也,孝子之事也!为人谋者,不可不劝也;意亦使法其言,用其谋,若人厚葬久丧,实不可以富贫、众寡、定危、治乱乎?则非仁也,非义也,非孝子之事也!为人谋者,不可不沮也。是故求以富国家,甚得贫焉;欲以众人民,甚得寡焉;欲以治刑政,甚得乱焉;求以禁止大国之攻小国也,而既已不可矣;欲以干上帝鬼神之福,又得祸焉。上稽之尧、舜、禹、汤、文、武之道,而政⑥逆之;下稽之桀、纣、幽、厉之事,犹合节也。若以此观,则厚葬久丧其非圣王之道也。”

【注释】

① “阓”为“鞼”之假借字。“操”为“累”之误。

② “大鞅万领”疑为“衣衾万领”之误。

③ “虽”为“雄”字之误。“凡”为“兄”字之误,即“况”。

④ “乡”通“向”,过去,从前。

⑤ “请”通“诚”。

⑥ “政”通“正”。

【翻译】

现在王公大人们的埋葬办法,则完全和这不一样。他们必定要大棺套中棺,用饰有文彩的皮带再三捆扎,宝璧宝玉既已具备,戈、剑、鼎、鼓、壶、镜、纹绣、白练、衣衾万件、车马、女乐都具备了。还必须把墓道捶实、涂饰好,坟墓雄伟可比山陵。这样荒废人民的事务,耗费人民的财富,多得不可胜数。厚葬久丧没有一点好处,以至到了这种地步。

所以墨子说:“从前,我已经说过,假如效法这种言论,实行这种方法,计算厚葬久丧,真的可以使贫者变富、让人口少变多、让危难得以稳定、让混乱得到治理,那就是仁的、义的,也是孝子应该做的事,那么替别人打算的人,不可不鼓励他这样做。假如效法这种言论,实行这种办法,确实不能使贫者富、寡者众、危者定、乱者治,那就是不仁的、不义的、不是孝子应做的事,因而替人打算的,不可不阻止他这样做。所以,实行厚葬久丧,本来想使国家富足,没想到却更加贫困;本来希望增加人口,而现在却使人口减少;想用它来使政治清明,没想到却更加混乱;想用它来禁止大国攻打小国已经不可能了,想用它求取上天鬼神的赐福反而只能得祸。我们上从尧、舜、禹、汤、周、周武王之道来考察它,正好与之相反;下从桀、纣、周幽王、周厉王之事来考察它,倒是符节相合。照这看来,则厚葬久丧不是圣王之道。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