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贵义 篇

【原文】

墨子曰:“今瞽曰:‘钜①者白也,黔者黑也。’虽明目者无以易之。兼白黑,使瞽取焉,不能知也。故我曰瞽不知白黑者,非以其名也,以其取也。今之君子之名仁也,虽禹、汤无以易之。兼仁与不仁,而使之君子取焉,不能知也。故我曰:天下之君子不知仁者,非以其名也,亦以其取也。”

子墨子曰:“今士之用身,不若商人之用一布②之慎也。商人用一布布③,不敢继苟而雠焉④,必择良者。今士之用身则不然,意之所欲则为之,厚者入刑罚,薄者被毁丑,则士之用身不若商人之用一布之慎也。”子墨子曰:“世之君子欲其义之成,而助之修其身则愠,是犹欲其墙之成,而人助之筑则愠也。岂不悖哉!”

【注释】

① 钜:“皑”,白色。

② 布:古代钱币。

③ 后一“布”字当作“市”,购物之意。

④ 继:疑“纵”字之误;雠:通“售”,以钱买物。

【翻译】

墨子说:“现在有一个盲人说:‘银是白的,黔是黑的。’即使是眼睛明亮的人也不能更改它。把白的和黑的东西放在一块儿,让盲人分辨,他就不能知道了。所以我说:盲人不知白黑,不是根据盲人给白黑下定义,而是因为他无法择取。现在天下的君子给‘仁’下定义,即使是禹、汤也无法改变它。但是把符合仁和不符合仁的事物混杂在一起,让天下的君子来分辨,他们就不知道了。所以我说:天下的君子,不知道‘仁’,不是因为他给‘仁’下定义,而是因为他对‘仁’无法择取。”

墨子说:“现在的士人以身处世,不如商人使用一个钱币慎重。商人用一个钱币购买东西,不敢任意马虎地购买,必定选择好的。现在的士人使用自己的身体却不是这样,随心所欲地胡作非为,结果重的遭到刑罚,轻的受到毁骂,这就是士人使用自己的身体不如商人使用一个钱币慎重啊!”墨子说:“当代的君子,想要实现他的道义,可是别人帮助他修养身心,他就怨恨,这就好比要筑成墙,而别人帮助他却怨恨一样。这难道不是很荒谬吗?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