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公孟 篇

【原文】

墨子与程子辩,称于。程子曰:“非儒,何故称于也?”子墨子曰:“是亦当而不可易者也。今鸟闻热旱之忧则高,鱼闻热旱之忧则下,当此,虽禹汤为之谋,必不能易矣。鱼鸟可谓愚矣,禹汤犹云因①焉。今翟曾无称于孔子乎?”

有游于子墨子之门者,身体强良,思虑徇②通,欲使随而学。子墨子曰:“姑学乎,吾将仕子。”劝于善言而学。其年,而责③仕于子墨子。子墨子曰:“不仕子。子亦闻夫鲁语乎?鲁有昆弟五人者,亓父死,亓长子嗜酒而不葬,亓四弟曰:‘子与我葬,当为子沽酒。’劝于善言而葬。已葬而责酒于其四弟。四弟曰:‘吾未④予子酒矣。子葬子父,我葬吾父,岂独吾父哉?子不葬,则人将笑子,故劝子葬也。’今子为义,我亦为义,岂独我义也哉?子不学,则人将笑子,故劝子于学。”

【注释】

① 因:依循。

② 徇:“侚”字之误,疾速。

③ 责:求。

④ 未:勿。

【翻译】

墨子与程子辩论,中间称赞孔子。程子问:“您一向攻击儒家的学说,为什么又称赞孔子呢?”墨子答道:“这也是合理而不可改变的地方。现在鸟有热旱之患就向高处飞,鱼有热旱之患则向水下游,遇到这种情况,即使禹、汤为它们谋划,也一定不能改变。鸟、鱼可说是够无知的了,禹、汤有时还要因循习俗。难道我还不能有称赞孔子的地方吗?”

有一人来到墨子门下,身体健壮,思维敏捷,墨子想让他跟随自己学习。于是说:“暂且学习吧,我将举荐让你出仕做官。”那人受到墨子之言的鼓舞,因而跟着他学习。过了一年,那人向墨子求出仕。墨子说:“我不举荐你去做官。你应该听过鲁国的故事吧?鲁国内有兄弟五人,父亲死了,长子嗜酒不主张埋葬。四个弟弟对他说:‘你和我们一起安葬父亲,我们将给你买酒。’用好言劝他葬了父亲。葬后,长子向四个弟弟要酒。弟弟们说:‘我们不给你酒了。你葬你的父亲,我们葬我们的父亲,怎么能说只是我们的父亲呢?你不葬父亲,别人将笑话你,所以劝你埋葬父亲。’现在你行义,我也行义,怎么能说只是我的义呢?你不学别人将要笑话你,所以劝你学习。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