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公孟 篇

【原文】

有游于子墨子之门者,子墨子曰:“盍学乎?”对曰:“吾族人无学者。”子墨子曰:“不然。未①好美者,岂曰吾族人莫之好,故不好哉?夫欲富贵者,岂曰我族人莫之欲,故不欲哉?好美、欲富贵者,不视人②犹强为之。夫义,之大器也,何以视人必强为之?”

有游于子墨子之门者,谓子墨子曰:“先生以鬼神为明知,能为祸人哉福③,为善者富之,为暴者祸之。今吾事先生久矣,而福不至,意者先生之言有不善乎?鬼神不明乎?我何故不得福也?”子墨子曰:“虽子不得福,吾言何遽不善?而鬼神何遽不明?子亦闻乎匿徒之刑之有刑乎?”对曰:“未之得闻也。”子墨子曰:“今有人于此,什子,子能什誉之,而一自誉乎?”对曰:“不能。”“有人于此,百子,子能终身誉亓善,而子无一乎?”对曰:“不能。”子墨子曰:“匿一人者犹有罪,今子所匿者若此亓多,将有厚罪者也,何福之求?”

【注释】

① 未:“夫”字之误。

② 不视人:不看待他人情况行事。

③ 能为祸人哉福:当作“能为祸福”。

【翻译】

有一个人来到墨子门下,墨子说:“为什么不学习呢?”那人回答说:“我家族人中没有学习的人。”墨子说:“不是这样。爱美的人,难道会说我家族中没有人爱美,所以我也不爱美吗?想要富贵的人,难道会说我家族中没有人想要富贵,所以我也不想要富贵吗?爱美的人和想要富贵的人,不用看他人行事,仍然努力去做。至于义,是天下最贵重的宝器,为什么看他人才尽力去做呢?”

有一个人来到墨子门下,问墨子说:“先生认为鬼神明智,能降祸赐福,行善的人使他富裕,施暴的人使他祸患。现在我侍奉先生已经很久了,可是福没有降临,或许先生的话有不对的地方?鬼神也许不明智?要不,我为什么得不到福呢?”墨子说:“即使你没有得到福,我的话为什么就不对呢?而鬼神怎么就不明察呢?你也听说过隐藏犯人是有罪的吗?”这人回答说:“没听说过。”墨子说:“现在这里有一个人,他的贤能胜过你的十倍,你能十倍地称誉他,而只是一次称誉自己吗?”这人回答说:“不能。”墨子又问:“现在有人的贤能胜过你百倍,你能终身称誉他的长处,而一次也不称誉自己吗?”这人回答说:“不能。”墨子说:“隐藏一个犯人都有罪,现你所隐藏的这么多,将有厚厚的罪行,还求什么福?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