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耕柱 篇

【原文】

墨子谓鲁阳文君曰:“大国之攻小国,譬犹童子之为马也。童子之为马,足用而劳。今大国之攻小国也,攻者①,农夫不得耕,妇人不得织,以守为事;攻人者,亦农夫不得耕,妇人不得织,以攻为事。故大国之攻小国也,譬犹童子之为马也。”

子墨子曰:“言足以复行者,常②之;不足以举行者,勿常。不足以举行而常之,是荡口也。”

子墨子使管黔[生僻字 氵+放]③游高石子于卫,卫君致禄甚厚,设之于卿。高石子三朝必尽言,而言无行者。去而之齐,见子墨子曰:“卫君以夫子之故,致禄甚厚,设我于卿,石三朝必尽言,而言无行,是以去之也。卫君无乃以石为狂乎?”子墨子曰:“去之苟道,受狂何伤!古者周公旦非关叔,辞三公,东处于商盖④,人皆谓之狂,后世称其德,扬其名,至今不息。且翟闻之:‘为义非避毁就誉。’去之苟道,受狂何伤!”高石子曰:“石去之,焉敢不道也!昔者夫言曰:‘无道,仁士不处厚焉。’今卫君无道,而贪其禄爵,则是我为苟陷人长也⑤。”子墨子说,而召子禽子曰:“姑听此乎!夫倍义而乡禄者⑥,我常闻之矣;倍禄而乡义者,于高石子焉见之也。”

【注释】

① 攻者:“守者”之误。

② 常:通“尚”。

③ [生僻字 氵+放]:衍文。

④ 商盖:即“商奄”,古国名,今山东曲阜附近。

⑤ 陷:疑为“啗”之娱,即“啖”。长:“粻”之省文,米粮。

⑥ 倍:通“背”。乡:通“向”。

【翻译】

墨子对鲁阳文君说:“大国攻打小国,就像小孩以两手着地学马行。小孩学马行,足以自致劳累。现在大国攻打小国,防守的国家中,农民不能耕地,妇人不能纺织,以防守为事;攻打的国家中,农民也不能耕地,妇人也不能纺织,以攻打为事。所以大国攻打小国,就像小孩学马行一样。”

墨子说:“言论可付之实行的,应推崇;不可以实行的,不应推崇。不可以实行而推崇它,就是空言妄语了。”

墨子让管黔推荐高石子去卫国做官,卫国国君给予高石子的俸禄很优厚,安排他在卿的爵位上。高石子三次朝见卫君,都竭尽其言,但是他说的都没有被采用。于是高石子离开卫国到了齐国,见了墨子说:“卫国国君因为老师的缘故,给我的俸禄很优厚,安排我在卿的爵位上,我三次入朝见卫君,必定把意见说完,但卫君却毫不采纳实行,因此离开了卫国。卫君恐怕会以为我发疯了吧?”墨子说:“离开卫国,假如符合道的原则,承受发疯的指责有什么不好!古时候周公旦驳斥关叔的谎言,辞去三公的职位,住到东方的商奄生活,人们都说他发狂,但是后世的人却称誉他的,颂扬他的美名,直到现在还不停止。况且我听说过:‘行义不能回避诋毁而追求称誉。’离开卫国,假如符合道的原则,承受发疯的指责有什么不好!”高石子说:“我离开卫国,何敢不遵循道的原则!以前老师说过:‘天下无道,仁义之士不应该处在厚禄的位置上。’现在卫君无道,如果去贪图他的俸禄和爵位,那么,就是我只图吃人家的粮食了。”墨子听了很高兴,就把禽滑釐召来,说:“姑且听听高石子的这话吧!违背义而向往俸禄,我常常听到;拒绝俸禄而向往义,从高石子这里我见到了。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