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耕柱 篇

【原文】

墨子曰:“和氏之璧、隋侯之珠、三棘六异①,此诸侯之所谓良宝也。可以富国家,众人民,治刑政,安社稷乎?曰:不可。所谓贵良宝者,为其可以利也。而和氏之璧、隋侯之珠、三棘六异,不可以利人,是非之良宝也。今用义于国家,人民必众,刑政必治,社稷必安。所为贵良宝者,可以利民也,而义可以利人,故曰:义,之良宝也。”

叶公问政于仲尼曰:“善为政者若之何②?”仲尼对曰:“善为政者,远者近之,而旧者新之。”子墨子闻之曰:“叶公未得其问也,仲尼亦未得其所以对也。叶公子高岂不知善为政者之远者近也③,而旧者新是哉④?问所以为之若之何也。不以人之所不智告人,以所智告之,故叶公子高未得其问也,仲尼亦未得其所以对也。”

【注释】

① 三棘六异:即三翮(hé)六翼,九鼎之别名。

② 若之何:怎么样。

③ 也:当作“之”。

④ 是:当作“之”。

【翻译】

墨子说:“和氏璧、隋侯珠、三翮六翼的九鼎,这些都是诸侯所说的良宝。它们可以使国家富强、人民增多、刑政得到治理、社稷安定吗?人们会回答说:不能。之所以认为义是贵重良宝,是因为它们可以使人得到利益。而和氏璧、隋侯珠、三翮六翼的九鼎,不能给人利益,所以这些都不是天下的良宝。

现在用义在国家施政,人口必然增多,刑政必然得到治理,社稷必然安定。义之所以是贵重良宝的原因,是因为它们能使人民得利,而义可以使人民得利,所以说:义是天下的良宝。”叶公子高向问施政的道理,说:“善于施政的人该怎样呢?”回答道:“善于治政的人,要亲近疏远的人,对故旧,要待之如新,不厌弃他们。”墨子听到了,说:“叶公子高没能得到需要的解答,孔子也不能正确地回答。叶公子高难道会不知道善于施政的人,对于处在远方的,要亲近他们,对于故旧,要如同新交一样,不厌弃他们?他是问怎么样去做。不以人家所不懂的告诉人家,而以人家已经知道了的去告诉人家,所以说,叶公子高没能得到需要的解答,孔子也不能正确地回答。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