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耕柱 篇

【原文】

巫马子谓子墨子曰:“子之为义也,人不见而耶①,鬼而不见②而富,而子为之,有狂疾③。”子墨子曰:“今使二臣于此,其一人者见子从事,不见子则不从事;其一人者见子亦从事,不见子亦从事,子谁贵于此二人?”巫马子曰:“我贵其见我亦从事,不见我亦从事者。”子墨子曰:“然则是子亦贵有狂疾也。”

之徒问于子墨子曰:“君子有斗乎?”子墨子曰:“君子无斗。”之徒曰:“狗豨犹有斗,恶有士而无斗矣?”子墨子曰:“伤矣哉!言则称于汤文,行则譬于狗豨,伤矣哉!”

巫马子谓子墨子曰:“舍今之人而誉先王,是誉槁骨也。譬若匠人然,智槁木也,而不智生木。”子墨子曰:“之所以生者,以先王之道教也。今誉先王,是誉之所以生也。可誉而不誉,非仁也。”

【注释】

① 耶:“助”字之讹。

② 鬼而不见:当为“鬼不见”。

③ 狂疾:痈病。

【翻译】

巫马子对墨子说:“你行义,人不会见而帮助你,也没有见到鬼神赐福给你,但是你还在做,这是有疯病。”墨子回答说:“现在假使你有两个家臣在这里,其中一个见到你就做事,不见到你就不做事;另外一个见到你也做事,不见到你也做事,这两个人之中,你看重谁?”巫马子回答说:“我看重那个见到我做事,不见到我也做事的人。”墨子说:“既然这样,那么你也看重有疯病的人。”

子夏的学生问墨子道:“君子之间有争斗吗?”墨子回答说:“君子之间没有争斗。”子夏的学生说:“狗猪尚且有争斗,哪有士人没有争斗的呢?”墨子说道:“痛心啊!你们言谈则称举商汤、,行为却与狗猪相类比,痛心啊!”

巫马子对墨子说:“舍弃当今的人,却去称誉古代的圣王,这是称誉枯骨。好像匠人一样,知道干枯的木材,却不知道活着的树木。”墨子说:“天下之所以能生存,是由于先王主张教导的结果。现在称誉先王,是称誉使天下生存的先王的主张。该称颂的却不去称颂,这就不是仁了。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