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非命(中) 篇

【原文】

久矣!圣王之患此也,故书之竹帛,琢之金石。于先王之书《仲虺之告》曰:“我闻有夏人矫天命,布命于下,帝式是恶,用①阙师。”此语夏王桀之执有命也,汤与仲虺共非之。先王之书《太誓》之言然,曰:“纣夷之居②,而不肯事上天,弃阙其先神而不祀也,曰:‘我民有命。’毋僇其务,天不亦弃纵而不葆。”此言纣之执有命也,武王以《太誓》非之。有于三代不③国有之,曰:“女毋崇天之有命也。”命三不国亦言命之无也。于召公之《执令》于然:“且④!政哉,无天命!惟予二人,而无造言,不自降天之哉得之⑤。”在于商、夏之《诗》《书》曰:“命者,暴王作之。”

且今之士君子,将欲辩是非利害之故,当天有命者,不可不疾非也。执有命者,此之厚害也,是故子墨子非也。

【注释】

① 用:当作“厥”,丧灭之意。

② 居:疑为“虐”。

③ 不:疑作“百”。

④ 且:通“徂”,往、去之意。

⑤ 此句当作:“吉不降自天,自我得之。”

【翻译】

圣王担忧这个问题已经很久了。所以把它写在木帛竹简上,刻在金石上。在先王的书《仲虺之告》中说:“我听说夏代的人假借天命,布告天下,所以上天痛恨他,就让他失去了他的国人。”这是说夏朝的君王桀主张“有天命”,商汤与仲虺共同批驳他。先王的书《太誓》也这样说道:“商纣王很暴虐,不肯侍奉上天,抛弃他的先人的神灵而不祭祀。说:‘我有命!’不努力从事政事,上天也抛弃了他而不去保佑。”这是说商纣王主张“有命”,武王作《太誓》反驳他。在三代百国的史书上也有这样的话,说:“你们不要崇奉天是有命的。”三代百国也都说没有命。召公的《执令》也是如此:“去吧!努力忠诚于王事,不要相信天命。只有我们两人决定天下大事。不要制造谣言。不是降自上天,而是我们自己努力的结果。”在夏商时代的《诗》《书》中说:“命运之说,是暴君们造出来的鬼话。”

现在天下的士大夫、君子们,想要辨明是非利害的原因,对于主张有命论的人,不可能不去极力反对。主张有命论的人,是天下的大害,所以墨子坚定地反对他们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