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非命(上) 篇

【原文】

是故古之圣王,发宪出令,设以为赏罚以劝贤。是以入则孝慈于亲戚,出则弟①长于乡里,坐处②有度,出入有节,男女有辨。是故使治官府,则不盗窃;守城,则不崩叛;君有难则死,出亡则送。此上之所赏,而百姓之所誉也。执有命者之言曰:“上之所赏,命固且赏,非贤故赏也;上之所罚,命固且罚,不暴故罚也。”是故入则不慈孝于亲戚,出则不弟长于乡里,坐处不度,出入无节,男女无辨。是故治官府,则盗窃;守城,则崩叛;君有难则不死,出亡则不送。此上之所罚,百姓之所非毁也。执有命者言曰:“上之所罚,命固且罚,不暴故罚也;上之所赏,命固且赏,非贤故赏也。”以此为君则不义,为臣则不忠,为父则不慈,为子则不孝,为兄则不良,为弟则不弟。而强执此者,此特③凶言之所自生,而暴人之道也!

【注释】

① 弟:通“悌”,敬重。

② 坐处:举止。

③ 特:简直。

【翻译】

因此古代的圣王,颁布宪法和律令,设立赏罚制度以鼓励贤人。因此贤人在家对双亲孝顺慈爱,在外能尊敬乡里的长辈,举止有节度,出入有规矩,能区别地对待男女。因此使他们治理官府,则没有盗窃;使他们守城,则没有叛乱;君主有难,则可以殉职,君主逃亡,则会护送。这些人都是上司所赞赏、百姓所称誉的。主张有命论的人说:“上司赞赏,是命里本来就该赞赏,并不是因为贤良才赞赏的;上司惩罚,是命里本来就该惩罚的,不是因为凶暴才惩罚的。”所以暴徒在家对双亲不孝顺慈爱,在外对乡里长辈不尊敬,举止没有节度,出入没有规矩,不能区别对待男女。因此他们治理官府,则有盗窃;使他们守城,则会叛乱;君主有难,而不殉职;君主逃亡,则不会护送。这些人都是上司所惩罚,百姓所毁谤的。主张有命论的人说:“上司惩罚是命里本来就该惩罚,不是因为他凶暴才惩罚的;上司赞赏,是命里本来该赞赏,不是因为贤良才赞赏的。”以这种观点来做国君则不义,做臣下则不忠,做父亲则不慈爱,做儿子则不孝顺,做兄长则不良,做弟弟则不悌。而顽固主张这种观点,则简直是坏话的根源,是使人凶暴的道理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