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尚贤(上) 篇

【事例一】吴王与顾雍

吴丞相孙劭去世。当初,吴国要设置丞相一职,大家首推张昭。吴王说:“如今是多事之秋,职位越高,责任越重,这一职务对张昭来说,并非合适。”孙劭去世,文武官员再次推举张昭,吴王又说:“孤岂会不敬爱张子布?只是丞相负责的政务繁多,而张昭性情刚烈,我若不听从他,他就会不满和怨怼,这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。”六月,吴王任太常顾雍为丞相,兼任尚书令。顾雍为人沉默寡言,举止稳妥,吴王曾赞叹说:“顾君不说话则已,说话即能抓住要害。”每次设筵饮酒作乐,大臣们都害怕酒后失态被顾雍看到,所以不敢开怀畅饮。吴王也说:“顾公在座,使人人不乐。”可见大臣们和吴王多么害怕他。顾雍刚兼任尚书令的时候,被封为阳遂乡侯;拜过爵位后,顾雍回到官邸,家人仍不知道他已被封侯,后来听说这个消息,都很吃惊。及至受任为丞相,他选用文官武将,都各按才能加以任用,而不夹杂自己的好恶。常常私下到民间访查政治得失,若非亲眼所见,决不妄加评论。吴王有事情,常令中书郎向顾雍咨询。如果顾雍同意,觉得此事可以施行,便与中书郎反复讨论研究,并为他预备酒饭;如果顾雍不同意,顾雍便表情严肃,默然无语,什么都不预备。中书郎回去将情况报告吴王,吴王说:“顾公高兴,说明此事应该办;他不发表意见,表明办法还不稳当,孤应当反复考虑。”驻守长江岸边的将领,都想建功立业,报效国家,很多人上书,认为时机有利,应发兵袭击魏军。吴王就此事问顾雍的意见,顾雍说:“我听说贪图小利乃兵家所戒,他们这些条陈,是为自己邀取功名,而不是为国家着想。陛下应加以制止,如果不能扬我威风,重创敌人,就不应听从。”吴王采纳了顾雍的意见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