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尚同(中) 篇

【原文】

今之人曰:“方今之时,之正长犹未废乎天下也,而天下之所以乱者,何故之以也?”子墨子曰:“方今之时之以正长,则本与古者异矣。譬之若有苗之以五刑然。昔者圣王制为五刑以治天下,逮至有苗之制五刑,以乱天下,则此岂刑不善哉?用刑则不善也。是以先王之书《吕刑》之道曰:‘苗民否用练①,折则刑,唯作五杀之刑,曰法。’则此言善用刑者以治民,不善用刑者以为五杀。则此岂刑不善哉?用刑则不善,故遂以为五杀。是以先王之书《术令》之道曰:‘唯口出好兴戎。’则此言善用口者出好,不善用口者以为谗贼寇戎,则此岂口不善哉?用口则不善也,故遂以为谗贼寇戎。”

故古者之置正长也,将以治民也。譬之若丝缕之有纪,而罔罟之有纲也。将以运役天下淫暴,而一同其义也。是以先王之书《相年》之道曰:“夫建国设都,乃作后王君公,否用泰也。轻大夫师长,否用佚也。维辩②使治天均。”则此语古者上天鬼神之建设国都,立正长也,非高其爵,厚其禄,富贵佚而错③之也。将此为万民兴利除害,富贵贫寡,安危治乱也。故古者圣王之为若此。

【注释】

① 练:与“灵”“命”一声之转。

② 辩:通“辨”,分设。

③ 错:通“措”。

【翻译】

现在天下的人都说:“当今天下的各种行政长官还没有废除,而天下却发生混乱,是什么原因呢?”墨子说:“现代的行政长官,根本就和古代不同,就好像有苗制订五刑那样。古代的圣王制定五刑,用来治理天下;有苗制定五刑,却用来扰乱天下。这难道就是刑法不好吗?只不过是不善于适当运用刑法罢了。所以先王留下来的书籍《吕刑》上这样记载:‘苗民不服从政令,就制定刑罚。他们制定了五种意在杀戮的刑罚,也叫正法。’这就是说,善于运用刑罚可以治理百姓,不善用刑罚就变成五种杀刑了。这难道是刑法不好吗?这是运用刑律不得当,所以就变成了五种杀刑。所以先王的书《术令》(即《说命》)记载说:‘人之口,可以产生好事,也可以产生战争。’这说的就是善用口的,可以产生好事;不善用口的,就可以产生谗贼战争。这难道是口不好吗?是由于不善用口,所以就变成谗贼战争。”

所以古时候设置行政长官,是拿来治理人民的。就好像丝线有总头、渔网有钢绳一样,他们是用来管束天下淫暴之徒,并使之与上面协同一致的。因此在先王的书中、用老年人的话说过:“建立国家,设立都城,于是做帝王君王,但不能因而骄恣。用大夫师长辅佐,但不能因此逸乐。唯以普遍分别治理上天的公平之道。”这就是说古代上天、鬼神建设国都,设置行政长官,并不是为了提高他们的爵位,增加他们的俸禄,使他们过富贵淫佚的生活,而是让他们给万民兴利除害,使贫者富,使民少者众,使危者安,使乱者治。所以古代圣王的作为是这样的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