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尚同(下) 篇

【事例】嘉言自至

张寔下达命令:所属的官吏、百姓有能指出我的过错的,奖赏他布帛羊米。贼曹佐(绢)隗瑾说:“现在您处理政事,事无巨细,都是自己来决断,有时出兵发布命令,州府的其他官员都不知道,万一有什么失误,别人也分担不了责任。下级官吏们畏惧您的权威,都服从您的成命罢了。像这样,即使赏赐千金,终究也还是不敢说。我认为您应当稍微抑制一点儿您的聪明才智,凡是各种政事,都拿到下级官员们中去访求意见,使他们把心里所想的都说出来,然后选择采用,有益的建议自然会来,何必赏赐呢?”张寔很高兴,采纳了这个建议,并将隗瑾连升三级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