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三辩 篇

【事例】太宗论音乐

太常寺少卿祖孝孙认为,梁、陈两朝的音乐大多为吴、楚一带地区的音调;北周、北齐的音乐,大多为胡、夷的音调,于是斟酌南北的音乐,用古代的音乐来进行考订,制作了《唐雅乐》,总共有八十四调、三十一曲、十二和。唐太宗下诏命令协律郎张文收和祖孝孙共同修定。六月初十,祖教孙等人演奏新乐。唐太宗说:“礼乐是圣人根据人们的感情创制出来作为教化用的。政治的兴衰更替,哪里是由礼乐来决定呢?”御史大夫杜淹说:“北齐将要灭亡的时候,制作了《伴侣曲》;陈朝将要灭亡时,制作了《玉树后庭花》。它的声调哀怨缠绵,就是过路的人听了之后都要悲伤流泪。怎么能说政治的兴衰、朝代的更替与音乐没有关系呢?”唐太宗说:“不对。音乐能感动人,心情愉快的人听到会高兴,心情愁闷的人听到会悲伤。高兴和悲伤都是由人的内心所决定的,并非由音乐来决定。即将灭亡的国家政治,一定使民众有太多的忧愁,因而听到音乐就悲伤。现在这两首曲子都还在,我为你们演奏,你们会悲伤落泪吗?”右丞魏徵说:“古人说‘礼呀礼呀,难道仅仅是指玉帛说的吗?音乐呀音乐呀,难道仅仅是指钟鼓说的吗?’音乐的确在于人心的愁与乐,而不仅仅在于曲调本身。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