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三辩 篇

【原文】

墨子曰:“昔者尧舜有茅茨者,且以为礼,且以为乐;汤放桀于大水,环自立以为王,事成功立,无大后患,因先王之乐,又自作乐,命曰《护》,又修《九招》;武王胜殷杀纣,环自立以为王,事成功立,无大后患,因先王之乐,又自作乐,命曰《象》;周成王因先王之乐,又自作乐,命曰《驺虞》。周成王之治天下也,不若武王;武王之治天下也,不若成汤;成汤之治天下也,不若尧舜。故其乐逾①繁者,其治逾寡。自此观之,乐非所以治天下也。”

程繁曰:“子曰:‘圣王无乐。’此亦乐已,若之何其谓圣王无乐也?”子墨子曰:“圣王之命也,多寡之②。食之利也。以知饥而食之者智也,因为无智矣。今圣有乐而少,此亦无也。”

【注释】

① 逾:通“愈”,更加。

② 多寡之:多则寡之。

【翻译】

墨子说:“以前尧舜只有茅草盖的屋子,只是简单地制定一些礼仪,姑且作乐而已。后来汤把桀流放到大水,统一天下,自立为王,大功告成,没有后患,于是就承袭先王的音乐,自己又创造新的音乐,乐章取名为《护》,又创造了古代乐章《九招》。周武王战胜殷朝,杀死纣王,统一天下,自立为王,没有后患,于是继承了先王的音乐,自己又创造新的音乐,取名为《象》。周成王继承先王的音乐,自己创造了新的音乐,取名为《驺虞》。周成王治理天下不如周武王;周武王治理天下不如商汤王;商汤王治理天下不如尧舜。所以他们的音乐越是繁复,他们治理天下的政绩就越差。由此看来,音乐不是用来治理国家的。”

程繁说:“先生说:‘圣王没有音乐。’但这些就是音乐,怎么能说圣王没有音乐呢?”墨子说:“圣王做事的原则是:根据具体情况有所损益。饮食于人有利,若因知道饥饿去吃饭就叫有智慧的话,那么天下也就没有智慧了。现在圣王虽然有乐,但它像吃饭一样不可少,所以也等于没有音乐。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