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七患 篇

【原文】

凡五谷者,民之所仰也,君之所以为养也。故民无仰则君无养,民无食则不可事。故食不可不务也,地不可不力也,用不可不节也。五谷尽收,则五味尽御于主,不尽收则不尽御。一谷不收谓之馑,二谷不收谓之旱,三谷不收谓之凶,四谷不收谓之馈①,五谷不收谓之饥。

岁馑,则仕者大夫以下皆损禄五分之一;旱,则损五分之二;凶,则损五分之三;馈,则损五分之四;饥,则尽无禄,禀食②而已矣。故凶饥存乎国,人君彻鼎食五分之五③;大夫彻县④,士不入学,君朝之衣不革制;诸侯之客,四邻之使,雍⑤食而不盛;彻骖騑,涂不芸⑥,马不食粟,婢妾不衣帛,此告不足之至也。

【注释】

① 馈:通“匮”,缺乏。

② 禀食:只供饭吃。

③ 五分之五:疑作“五分之三”。

④ 县:通“悬”,此指钟磬等悬挂的乐器。

⑤ 雍:当作“饔”,指早餐和晚餐。

⑥ 涂:通“途”。涂不芸:道路不加整修。

【翻译】

粮食,是人们所赖以生存的必需品,也是国君用以养活自己和民众的物质。所以如果百姓失去生存的依赖,国君也就没有了供给;百姓没有东西吃,就什么事也干不成。所以,粮食生产储备这件事就不能不努力去做,田地不能不尽力耕作,粮食的使用不可不节俭。粮食全部丰收,那么各种美味都能让国君尽享;如果有一种粮食绝收,国君就不能尽情享受。一谷不收叫作馑,二谷不收叫作旱,三谷不收叫作凶,四谷不收叫作匮,五谷不收叫作饥。

遇到馑年,做官的自大夫以下都减去俸禄的五分之一;遇到旱年,就减去俸禄的五分之二;遇到凶年,就减去俸禄的五分之三;遇到匮年,就减去俸禄的五分之四;遇到饥年,那么全部没有俸禄,只供给饭吃。所以一个国家遇到凶饥,国君就减去鼎食的五分之三,大夫撤去悬挂的乐器,读书人不上去种地,国君上朝的衣服虽旧,不更新重做;接待诸侯的客人、邻国的使者,早餐、晚餐都不丰盛,驾车的四匹马撤掉左右两匹,道路不加修理,马不喂粮食,婢妾不穿丝绸。这些表明匮乏到极点了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