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节用(上) 篇

【原文】

圣人一国,一国可倍也;大之,可倍也。其倍之非外取地也,因其国家去其无用之费,足以倍之。圣王为政,其发令、兴事,使民用财也,无不加用而为者。是故用财不费,民德不劳②,其兴利多矣!

其为衣裘何以为?冬以圉寒,夏以圉暑。凡为衣裳之道,冬加温、夏加凊者,芊䱉③;不加者,去之。其为宫室何?以为冬以圉风寒,夏以圉暑雨。有盗贼加固者,芊䱉;不加者,去之。其为甲盾五兵何?以为以圉寇乱盗贼。若有寇乱盗贼,有甲盾五兵者胜,无者不胜,是故圣人作为甲盾五兵。凡为甲盾五兵加轻以利、坚而难折者,芊䱉;不加者,去之。其为舟车何为?车以行陵陆,舟以行川谷,以通四方之利。凡为舟车之道,加轻以利者,芊䱉;不加者,去之。凡其为此物也,无不加用而为者,是故用财不费,民德不劳,其兴利多矣。

有去大人之好聚珠玉、鸟兽、犬马,以益衣裳、宫室、甲盾、五兵、舟车之数于数倍乎,若则不难。故孰为难倍?唯人为难倍。然人有可倍也。昔者圣王为法,曰:“丈夫年二十,毋敢不处家;女子年十五,毋敢不事人。”此圣王之法也。圣王既没,于民次④也,其欲蚤处家者,有所二十年处家;其欲晚处家者,有所四十年处家。以其蚤与其晚相践⑤,后圣王之法十年,若纯三年而字⑥,子生可以二三年矣。此不唯使民蚤处家,而可以倍与?且不然已!

【注释】

① 节用:意为提倡节俭使用,反对奢靡浪费。此为上篇。

② 民德不劳:民众能够不劳苦。“德”通“得”。

③ “芊 ”疑为“芋诸”之误。

④ “次”通“恣”,恣意。

⑤ “践”当为“翦”,减的意思。

⑥ 字:生子。

【翻译】

圣人治理一个国家,可以使国家的财力成倍增加;扩大到如果让圣人治理整个天下,那么整个天下的财富也可成倍增加。其中利益加倍的原因,不是靠向外扩张、掠夺土地,而是由于他减掉了那些无益的不必要的开支,相应地就使财力足足增长了一倍。圣王施政,他发布命令、举办事业,使用民力和钱财,没有不是有益于使用才去做的。所以使用钱财不浪费,百姓不感到劳苦,而给人民办的实事好事却很多!

他们制造衣服是为了什么呢?冬天用以御寒,夏天用以防暑。凡是符合缝制衣服的原则,冬天能增加温暖、夏天能增加凉爽,就拿来用;反之,达不到这个目的,就舍弃不用。他们建造房屋是为了什么呢?冬天用以抵御风寒,夏天用以防御炎热和下雨。有盗贼侵入能够使防守更加坚固的,就使用它;反之,达不到这个目的,就舍弃不用它。他们制造铠甲、盾牌和戈矛等五种兵器是为了什么呢?用以抵御外寇和盗贼。如果有外寇盗贼,拥有铠甲、盾牌和五种兵器的就胜利,没有的就失败,所以圣人制造铠甲、盾牌和五种兵器。凡是制造铠甲、盾牌和五种兵器,能增加轻便锋利、坚而难折的,就拿来使用;至于那些华而不实的武器,则一律舍弃不用。他们制造车、船是为了什么呢?车用来行陆地,船用来行水道,以此沟通四方的利益。凡是符合制造车、船的原则,能更加轻快便利的,就是好车船;不合乎这个标准的就废弃不用。凡是他们制造这些东西,无一不是有益于使用才去做的,所以使用钱财不浪费,人民群众也不会困苦,国家给人民的好处实惠就很多。

如果能去掉王公大人所爱好搜集的珠玉、鸟兽、狗马的费用,用来增加衣服、房屋、兵器、车船的数量,使之增加一倍,这件事不难做到。那么什么是难以倍增的呢?只有人口是难以倍增的。然而人也有可以倍增的办法。古代圣王制订法则,说道:“男子年到二十,不能不成家;女子年到十五,不能不嫁人。”这是圣王的法规。圣王既已去世,听任百姓放纵自己,那些想早点成家的,有时二十岁就成家;那些想迟点成家的,有时四十岁才成家。拿早的与晚的相减,与圣王的法则差了十年,如果婚后都三年生一个孩子,就可多生两三个孩子了。这不是使百姓早成家可使人口倍增吗?然而现在却不是这样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