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非儒(下) 篇

【原文】

有强执有命以说议曰:“寿夭贫富,安危治乱,固有天命,不可损益。穷达、赏罚、幸否①有极,人之知力,不能为焉!”群吏信之,则怠于分职;庶人信之,则怠于从事。吏不治则乱,农事缓则贫,贫且乱,政之本②,而儒者以为道教,是贼之人者也。

且夫繁饰礼乐以淫人,久丧伪哀以谩亲,立命缓贫而高浩居,倍本弃事而安怠傲,贪于饮食,惰于作务,陷于饥寒,危于冻馁,无以违之。是若人气③,[生僻字 兼+鼠]鼠藏,而羝羊视,贲彘起。君子笑之,怒曰:“散人焉知良儒!”夫夏乞麦禾,五谷既收,大丧是随,子姓皆从,得厌饮食。毕治数丧,足以至矣。因人之家翠以为,恃人之野以为尊④,富人有丧,乃大说喜,曰:“此衣食之端也!”

【注释】

① 否:不幸。

② 本句依孙诒让说“政之本”前脱一“倍”字。倍,通“背”。

③ 人气:当作“乞人”。乞丐。

④ 本句当作:“因人之家以为尊,恃人之野以为翠。”翠,肥。

【翻译】

(儒者)又顽固地坚持有命论以辩说道:“长寿、夭折、贫穷、富有、安定、危险、治理、混乱,本来就有天命,不能减损也不能增加。穷困、显达、奖赏、惩罚、幸运、倒霉都有定数,人的知识和力量是无所作为的。”众官吏听信了这些话,则对于自己分内的职责懈怠;普通人相信了这些话,则会对从事劳作懈怠。官吏不治理就要混乱,农事迟缓就要贫困,既贫困又混乱,就违背了治政的目的,而儒家的人却以此作为教导,这是残害天下的人啊。

并且制定繁缛的礼乐去迷惑人,久久服丧,虚假地哀伤去欺骗死去的双亲,立志安于贫困却极端倨傲自大以傲世,背弃本业而安于懈怠傲慢,对于饮食很贪婪,对于劳作很懒惰,陷于饥寒,有冻馁的危险,却没有办法避免。这些人似人中的乞丐,像偷藏食物的田鼠,像视草而食的公羊,像跃起而食的阉猪。君子们嘲笑他们,他们却说:“庸人怎能知道良儒呢!”他们夏天向人们乞讨麦子和稻子,五谷收齐了,跟着就有人大办丧事,他们的子孙都跟着前往,吃饱喝足。办完了几次丧事,就足够了。借助别人的家丧来养肥自己,依仗别人的田野所获来妄自尊大,当富人家有丧事时,就非常喜欢,说:“这是穿衣吃饭的根源啊!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