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非攻(中) 篇

【原文】

国家发政,夺民之用,废民之利,若此甚众,然而何为为之?曰:“我贪伐胜之名,及得之利,故为之。”子墨子言曰:“计其所自胜,无所可用也;计其所得,反不如所丧者之多。”今攻三里之城、七里之郭,攻此不用锐,且无杀,而徒得此然也?杀人多必数于万,寡必数于千,然后三里之城、七里之郭且可得也。今万乘①之国,虚数于千,不胜而入;广衍数于万,不胜而辟②。然则土地者,所有馀也;王民③者,所不足也。今尽王民之死,严下上之患,以争虚城,则是弃所不足,而重所有馀也。若此,非国之务者也!

【注释】

① 乘:战车,一车四马,配甲士三人,步卒七十二人。

② 辟:开辟。

③ 王民:应为“士民”,兵士和百姓。下同。

【翻译】

国家发动战争,剥夺百姓的财用,荒废百姓的利益,如此众多,然而又为什么还去做这种事呢?(他们)回答说:“我要的是攻伐战胜的美名,和通过战争所获得的利益,战争使我名利双收,所以要这样做。”墨子说:“如果是为了胜利的美名,这美名是没有什么用处的;如果说战争可以得到实惠,那得到的实惠还没有他在战争中失去的多。”现在进攻一个三里大小的内城和七里大小的外城,攻占这些地方,难道不用精锐之师,不经过拼死血战,而能白白地得到它吗?争城一战,死亡多的有上万人,少的也有几千人,然后这三里之城、七里之郭才能得到。现在拥有万辆战车的大国,管辖的小城邑有上千座,分兵把守还来不及;领土辽阔有上万里,许多地方还没有开辟。这样看来,大国的统治者多的是土地,而缺少的是士兵和人民;现在发动战争,让士兵和百姓去送死,加重了全国上下的祸患,去争夺一座虚城,这实际上是扔掉自己本来就缺少的,而看重自己本来就多余的东西。这样来行使国家大权,不能说是抓住了治国的要务!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