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非攻(下) 篇

【原文】

今夫师者之相为不利者也,曰:“将不勇,士不分,兵不利,教不习,师不众,率不利和①,威不圉,害②之不久,争之不疾,孙③之不强,植心不坚,与国诸侯疑。与国诸侯疑,则敌生虑而意羸矣。”偏具此物,而致从事焉,则是国家失卒④,而百姓易务也。今不尝观其说好攻伐之国?若使中兴师,君子庶人也,必且数千,徒倍十万,然后足以师而动矣。久者数岁,速者数月。是上不暇听治,士不暇治其官府,农夫不暇稼穑,妇人不暇纺绩织纴。则是国家失卒,而百姓易务也。然而又与其车马之罢弊也,幔幕帷盖,三军之用,甲兵之备,五分而得其一,则犹为序疏矣。然而又与其散亡道路,道路辽远,粮食不继傺,食饮之⑤时,厕役以此饥寒冻馁疾病,而转死沟壑中者,不可胜计也。此其为不利于人也,之害厚矣。而王公大人,乐而行之。则此乐贼灭之万民也,岂不悖哉!今天下好战之国,齐、晋、楚、越,若使此四国者得意于天下,此皆十倍其国之众,而未能食其地也,是人不足而地有余也。今又以争地之故,而反相贼也,然则是亏不足而重有余也。

【注释】

① 疑应为“卒不和”。

② “害”通“曷”,阻遏。

③ “孙”为“系”字之误。

④ “卒”应为“率”,法度。

⑤ “之”为“不”字之误。

【翻译】

现在率领军队的人一致认为不利的因素就是:“将领不勇敢,兵士作战不勇猛,武器不锐利,训练较少,兵源不足,将士不团结,受到威胁而不能抵御,防守不能长久,战斗力不强,凝聚力不够,信心不足,同盟诸侯间不够信任。同盟诸侯间不信任,那么相互间就产生敌对情绪,产生敌对情绪,共同对敌的意志就削弱了。”假若完全具备了这些不利条件而竭力从事战争,那么国家就会损兵折将,百姓就得被迫丢下自己的职业而去从军打仗了。现在何不试着看看那些喜欢攻伐征战的国家,仅就国家发动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争而言,必须征用君子庶人数千人,运送粮草辎重也要十万人,然后才得以成为一支像样的队伍而行动了。时间久的战争需要数年,快的数月。这使在上位的人无暇听政,官员无暇治理他的官府之事,农夫无暇耕种,妇女无暇纺织,那么国家就会失去法度,而百姓也只能被迫放下自己的本业。如果再加上兵车战马的损失,帐幕帷盖的损失,三军的费用,兵甲的设备等,最后能剩下五分之一,那已经是好得不能再好了。然而又如那种士卒在道路上散亡,由于道路遥远,粮食不继,饮食不时,厮役们因饥寒冻饿发生疾病而辗转死于沟壑之中的,又不极其数。这样对人民非常不利,给天下带来的祸害也非常大。但王公大人却喜欢这些事并且乐此不疲,那么这就是喜欢祸害天下万民了,这不是十分荒唐吗?现在天下好战的国家为齐、晋、楚、越,如果让这四国得意于天下,那么,即使他们的人口增加十倍,也不能耕种全部土地,这是人口不足而土地有余呀!现在又因争夺土地的缘故而互相残杀,既然这样,那么这就是亏损不足而增加有余了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