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非攻(上) 篇

【原文】

今有人于此,少见黑曰黑,多见黑曰白,则以此人不知白黑之辩矣;少尝苦曰苦,多尝苦曰甘,则必以此人为不知甘苦之辩矣。今小为非,则知而非之;大为非攻国,则不知非,从而誉之,谓之义。此可谓知义与不义之辩乎?是以知之君子也,辩义与不义之乱也。

【翻译】

假如现在这里有一个人,看见少许黑色就说是黑的,看见很多黑色却说是白的,那么人们就会认为这个人黑白不分。少尝一点苦味就说是苦的,而吃到很多苦的东西却说是甜的,那么人们就会认为这个人甘苦不分。现在看到别人做了一点点坏事,都知道指责其错误;可是碰上了大的不对,像侵略别的国家这样的事情,却不知道反对,反而随声附和、大加赞赏,说这是“义”。这难道是懂得义与不义的区别吗?因此我知道天下的君子,把义与不义的分辨弄得很混乱了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