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天志(下) 篇

【原文】

墨子言曰:“之所以乱者,其说①将何哉?则是士君子,皆明于小而不明于大。”何以知其明于小不明于大也?以其不明于天之意也。何以知其不明于天之意也?以处人之家者知之。今人处若家得罪,将犹有异家所以避逃之者;然且父以戒子,兄以戒弟,曰:“戒之!慎之!处人之家,不戒不慎之,而有处人之国者乎?”今人处若国得罪,将犹有异国所以避逃之者矣;然且父以戒子,兄以戒弟,曰:“戒之!慎之!处人之国者,不可不戒慎也。”今人皆处天下而事天,得罪于天,将无所以避逃之者矣;然而莫知以相极②戒也。吾以此知大物则不知者也。

【注释】

① 说:解释。

② “极”即“儆”,“儆”,通“警”。

【翻译】

墨子说道:“天下发生动乱,原因该怎么说呢?这就是因为天下的士大夫、君子们,都明白小道理而不明白大道理。”怎么知道他们明白小道理而对于大道理不明白呢?以他们不明白上天的旨意就可知道。怎么知道他们对于上天的旨意不明白呢?从他们处理家族的情况可以知道。假如现在有人在家族中得了罪,他还有别的家族可以逃避;然而父亲以此告诫儿子,兄长以此告诫弟弟,说:“警戒呀!谨慎呀!居住在自己人家里,不警戒,不谨慎,却能有居住在别人的国家里的么?”现今居住在这个国家中得了罪,将还有别国的处所可以逃避;然而父亲以此告诫儿子,兄长以此告诫弟弟,说:“警戒呀!谨慎呀!居住在有人的国度里,不可不警戒谨慎呀!”现今的人都居住在天下,而侍奉上天,如果得罪了上天,将没有地方可以逃避了;然而没有人知道以此互相警戒。我因此知道他们对大事情不知道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