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尚贤(中) 篇

【原文】

今王公大人亦欲效人,以尚贤使能,高予之爵,而禄不从也。夫高爵而无禄,民不信也。曰:“此非中实爱我也,假藉而用我也。”夫假藉之民,将岂能亲其上哉!故先王言曰:“贪于政者不能分人以事,厚于货者不能分人以禄。”事则不与,禄则不分,请问之贤人将何自至乎王公大人之侧哉?

若苟贤者不至乎王公大人之侧,则此不肖者在左右也。不肖者在左右,则其所誉不当贤,而所罚不当暴,王公大人尊①此以为政乎国家,则赏亦必不当贤,而罚亦必不当暴。若苟赏不当贤而罚不当暴,则是为贤者不劝而为暴者不沮矣。是以入则不慈孝父母,出则不长弟②乡里,居处无节,出入无度,男女无别。使治官府则盗窃,守城则倍畔③,君有难则不死,出亡则不从,使断狱则不中,分财则不均,与谋事不得,举事不成,入守不固,出诛不强。故虽昔者三代暴王桀纣幽厉之所以失措其国家,倾覆其社稷者,已此故也。何则?皆以明小物而不明大物也。

【注释】

① 尊:通“遵”。

② 长弟:即“长悌”,敬重。

③ 倍畔:即“背叛”。

【翻译】

现在王公大人也想效法古人为政,尊敬贤者,任用能者,给他们高爵位,但俸禄却不随着增加。爵位高而没有相应的俸禄,百姓不会信任他们的。贤人说:“这不是真正的爱我,是假借虚名而利用我罢了。”像这样被假借利用,百姓怎能亲附君上呢?所以先王说:“贪图政权的人,不愿把政事交给别人;把钱财看得很重的人,不愿把俸禄分给别人。”既不给行政权力,又不给物质待遇,请问:天底下的贤人,怎么会到王公大人的身边来呢?

如果贤人不来到王公大人的身边,那就只有不肖之徒在王公大人左右了。不肖之徒在左右,那么他们所称赞的不会是贤人,而所惩罚的也不会是暴徒。王公大人遵从这些人在国家施政,那么所赏的也一定不会是贤人,所罚的也一定不会是暴徒。如果奖赏不在贤人,惩罚不在暴徒,那么做贤人的得不到劝勉,而作为暴徒的人也得不到阻止了。因此在家不孝敬父母,出外不懂得敬重乡里。居处没有节制,出入没有限度,男女没有区别。让他治理官府,就会监守自盗,让他保卫城池,就会背叛,国君有难,他不会拼死保卫,国君出走,他不会跟随。让他判案就不会公正,让他分配财物,就不会平均,和他谋划政事,就得不到要领,让他办事,则一事无成,派他防守城池则不坚固,让他出战又打败仗。所以像夏商周的暴君桀、纣、幽、厉等,使他们的国家灭亡,社稷颠覆的唯一原因,就是这个缘故。为什么呢?因为他们都只懂得了小道理而不懂得大道理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