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尚贤(下) 篇

【原文】

墨子言曰:之王公大人皆欲其国家之富也,人民之众也,刑法之治也。然而不识以尚贤其国家百姓,王公大人本失尚贤之本也。若苟王公大人本失尚贤为政之本也,则不能毋举物示之乎?

今若有一诸侯于此,为政其国家也,曰:“凡我国能射御之士,我将赏贵之;不能射御之士,我将罪贱之。”问于若国之士,孰喜孰惧?我以为必能射御之士喜,不能射御之士惧。我赏①因而诱之矣,曰:“凡我国之忠信之士,我将赏贵之;不忠信之士,我将罪贱之。”问于若国之士,孰喜孰惧?我以为必忠信之士喜,不忠不信之士惧。今惟毋以尚贤为政其国家百姓,使国为善者劝,为暴者沮②。大以为政于天下,使天下之为善者劝,为暴者沮。然昔吾所以贵尧舜禹汤文武之道者,何故以哉?以其唯毋临众发政③而治民,使天下之为善者可而劝也,为暴者可而沮也。然则此尚贤者也,与尧舜禹汤文武之道同矣。

【注释】

① 赏:当作“尝”,曾经。

② 沮:阻止。

③ 临众发政:面对民众发布政令。

【翻译】

墨子说:天下的王公大人都想让自己的国家富足,人民众多,政治安定。但他却不懂得在他的国家中推行崇尚贤能的政策,王公大人从来就不知道尚贤是政治的根本。如果王公大人丧失了尚贤为政这一根本,那么不能举出些事例来启示他吗?

现在假定这里有一位诸侯,在他的国内实行政治治理,说道:“凡是我国会射箭和驾车的人,我都将奖赏他们并使他们尊贵;不能射箭和驾车的人,我都将治他们的罪并使他们贫贱。”请问这个国家的士人,谁高兴谁害怕呢?我认为必定是善于射箭驾车的人高兴,不善于射箭驾车的人害怕。我因而尝试诱导他们说:“凡是忠实而讲信用的人,我都将奖赏他们并使他们尊贵;不忠实不讲信用的人,我都将治他们的罪并使他们贫贱。”请问这个国家的士人,谁高兴谁害怕呢?我认为必定是忠实而讲信用的人高兴,不忠实不讲信用的人害怕。现在只有在人民中推行崇尚贤士的政策,使良善的人得到鼓励,而使作恶的人受到打击。推而广之,在普天之下都推行崇尚贤士的政策,使全天下行善的人都受到鼓励,而使作恶的人受到打击。我以前推重尧、舜、禹、汤、文、武之道,为什么呢?因为他们君临天下,行使政治,治理万民,使天下行善的人都受到鼓励,作恶的人受到打击。这就是崇尚贤士,这和尧、舜、禹、汤、文、武之道是相同的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