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节用(中) 篇

【事例二】刘后的才德

十六国时期汉昭武帝刘聪把贵嫔刘娥立为皇后后,为她建造皇仪殿。廷尉陈元达恳切地劝谏:“天生百姓并为他们树立君主,是让君主管理他们,并不是用千万百姓的生命去满足一个人的穷奢极欲。光文皇帝刘渊身穿粗布,皇后妃嫔也不穿绫罗绸缎,拉车的马匹不喂粟谷,这是爱惜百姓的缘故。陛下即位以来,已经建造了四十多处宫殿,加上一再兴兵作战,军粮运输不停,饥馑、疾病流行,造成人们死的死,逃的逃。如今您还想大兴土木,这难道是做百姓父母的想法吗?”

刘聪听了勃然大怒,说:“朕身为天子,建造一个殿堂,你竟敢胡说八道扰乱大家的情绪,不杀掉你,朕的殿堂就建不成!”于是发出命令:“拖出去杀了!连他的妻子一起在东市悬首示众。”当时刘聪在逍遥园的李中堂里,而陈元达在进谏之前已先用锁将自己锁在堂下的树上,听到刘聪欲诛杀自己和家人,他大声呼喊:“我所说的,是为社稷大业考虑,而陛下却要杀掉我。汉朝朱云说:‘我能够与龙逢、比干同游,这就满足了!’”

大司徒任凯、光禄大夫朱纪、范隆,骠骑大将军河间王刘易等人一起叩头叩得出血,说:“陈元达为先帝刘渊所赏识,受命于汉之初,即使把他安排在门下,他也一直尽忠竭虑,知无不言。今天他所说的话虽然有些狂妄直率,但希望陛下能够宽容他。”刘聪沉默不语。

刘皇后听说后,暗中命令随从们停止对陈元达的刑罚,亲笔写了奏疏给刘聪,说:“现在宫室已经齐备,用不着再营建新的,四海还没有统一,应当珍惜百姓的财力。直言进谏的忠臣固然不顾自己的性命,而拒绝进谏的君主也是不考虑自身的性命。陛下为我营建宫殿而杀劝谏的大臣,这样,使忠良之臣缄口不言是因为我,远近都产生怨恨愤怒也是因为我,公私两方面的困窘弊害都是因为我,使国家社稷面临危险还是因为我,的大罪都集中到我的身上,我怎么能承担得起呢?我观察发现,自古以来造成国破家亡的,没有不从妇人开始的。我心里常常为之痛心,想不到今天自己也会这样,使得后世的人看我,就像看古人一样!我实在没有颜面再伺候您,希望您允许我死在这个殿堂里,以弥补陛下的过错!”刘聪看完后脸色都变了。

任凯等人仍然流着泪不停地叩头。刘聪这才慢慢地说:“朕近年来,因为中风,有点喜怒无常。陈元达是忠臣,朕却没有看出来,各位却能够为了他磕破头,确实是深明辅佐之臣呀。”说着便叫陈元达上来,把刘皇后的奏疏给他看,说:“在外有像您这样的人辅佐,在内有像皇后这样的人辅佐,我还有什么可忧虑的呢?”于是赏赐给任凯等人不同数量的稻谷与布帛,把逍遥园改称为纳贤园,李中堂改称为愧贤堂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