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兼爱(下) 篇

【原文】

然而之非兼者之言,犹未止。曰:“意不忠亲之利,而害为孝乎?”子墨子曰:“姑尝本原之孝子之为亲度者。吾不识孝子之为亲度①者,亦欲人爱、利其亲与?意欲人之所恶、贼其亲与?以说观之,即欲人之爱、利其亲也。然即吾恶先从事即得此?若我先从事乎爱利人之亲,然后人报我爱利吾亲乎?意我先从事乎恶人之亲,然后人报我以爱利吾亲乎?即必吾先从事乎爱利人之亲,然后人报我以爱利吾亲也。然即之交孝子者,果不得已乎?毋先从事爱利人之亲者与?意以之孝子为遇②而不足以为正乎?姑尝本原之。先王之所书,《大雅》之所道,曰:“无言而不雠③,无德而不报。投我以桃,报之以李。”即此言爱人者必见爱也,而恶人者必见恶也。不识天下之士,所以皆闻兼而非之者,其故何也。

【注释】

① 度:筹划。

② 遇:“愚”的假借字。

③ 雠(chóu):应答。

【翻译】

然而天下的人反对兼相爱的主张,还是没有停止。他们说:“这个兼相爱,恐怕有不符合双亲之利,而有害于人们成为孝子。”墨子说:姑且让我们一起来考察一下孝子是怎样为父母考虑的。我不知道孝子为双亲考虑,是希望别人爱护和有利他的双亲呢?还是希望憎恶、残害他的双亲呢?按照常理来看,当然希望别人爱护和有利于他的双亲。既然如此,那么怎样从事才能得到这个呢?假若我先从事于爱护和有利于别人的双亲,然后别人会以爱护和有利于我的双亲来报答我吗?还是我先从事于憎恶别人的双亲,然后别人以爱护和有利于我的双亲呢?则必然是我先从事于爱护和有利于别人的双亲,然后别人以爱护和有利于我的双亲来报答我。然则这一交相利的孝子,果真是出于不得已,才先从事于爱护和有利于别人的双亲呢?还是以为天下的孝子都是愚笨,完全不值得善待呢?姑且试着探究这一问题。先王的书《大雅》说道:“没有什么话我不践履,没有什么恩德我不报答。人家赠给我桃,我就报人以李。”这就是说,爱别人的一定为别人所爱,讨厌他人的也一定为他人所厌恶。不知天下的人,一听到兼相爱就反对,究竟原因在哪里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