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兼爱(下) 篇

【原文】

然而之士,非兼者之言,犹未止也,曰:“意可以择士,而不可以择君乎?”姑尝两而进之。谁①以为二君,使其一君者执兼,使其一君者执别。是故别君之言曰:“吾恶能为吾万民之身,若为吾身?此泰②非之情也。人之生乎地上之无几何也,譬之犹驰驷而过隙也。”是故退睹其万民,饥即不食,寒即不衣,疾病不侍养,死丧不葬埋。别君之言若此,行若此。兼君之言不然,行亦不然,曰:“吾闻为明君于天下者,必先万民之身,后为其身,然后可以为明君于天下。”是故退睹其万民,饥即食之,寒即衣之,疾病侍养之,死丧葬埋之。兼君之言若此,行若此。然即交若之二君者,言相非而行相反与?常使若二君者,言必信,行必果,使言行之合,犹合符节也,无言而不行也。然即敢问:今岁有疠疫,万民多有勤苦冻馁,转死沟壑中者,既已众矣。不识将择之二君者,将何从也?我以为当其于此也,天下无愚夫愚妇,虽非兼者,必从兼君是也。言而非兼,择即取兼,此言行拂也。不识天下所以皆闻兼而非之者,其故何也。

【注释】

① “谁”为“设”字之误。

② “泰”通“太”。

【翻译】

然而天下的士子,攻击兼爱的言论还是没有停止,说道:“兼爱的理论诚如以上所说,但是兼爱大概只可以选择士大夫,恐怕不能选择君王吧?”那么姑且让我们按照“兼相爱”和“别相恶”两种思路展开看看究竟如何吧。假设这里有两个国君,其中一个主张“兼相爱”的观点,另一个主张“别相恶”的观点。所以主张“别相恶”的国君会说:“我怎能对待我的万民之身,就像对待自己之身呢?这太不合天下人的情理了。人生在世上并没有多少时间,就好像马车奔驰缝隙那样短暂。”所以他看到他的万民挨饿,也不给吃,受冻也不给穿,有疾病也不给疗养,死亡后不给埋葬。主张“别相恶”的国君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主张“兼相爱”的国君的言论不是这样,行为也不是这样。他说:“我听说在天下做一位明君,必须先看重万民之身,然后才看重自己之身,这以后才可以在天下做一位明君。”所以他看到他的百姓挨饿,就给他吃,受冻就给他穿,生了病就给他疗养,死亡后就给予埋葬。主张兼相爱的君主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既然这样,那么这两个国君,他们言论不同而行为也相反吗?假使这两个国君,言必信,行必果,使言行符合得像符节一样,没有说过的话不能实现。既然如此,那么请问:假如今年有瘟疫,万民大多因劳苦和冻饿而辗转死于沟壑之中的,已经很多了。不知道从这两个国君中选择一位,你将会跟随哪一位呢?我认为在这个时候,无论天下多么愚蠢的人,即使是反对“兼相爱”的人,也必定跟随主张“兼相爱”的国君了。在言论上反对“兼相爱”,而在行动上又选择“兼相爱”,这就是言行相违背。不知道天下的人听到“兼相爱”的主张而非难它的做法,其原因是什么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