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公孟 篇

【原文】

二三子复于子墨子曰:“告子曰:‘言①义而行甚恶。’请弃之。”子墨子曰:“不可。称我言以毁我行,愈于亡。有人于此②:‘翟甚不仁,尊天、事鬼、爱人,甚不仁’。犹愈于亡也。今告子言谈甚辩,言仁义而不吾毁;告子毁,犹愈亡也!”

二三复于子墨子曰:“告子胜为仁。”子墨子曰:“未必然也。告子为仁,譬犹跂以为长,隐③以为广,不可久也。”

告子谓子墨子曰:“我治④国。”子墨子曰:“政者,口言之,身必行之。今子口言之,而身不行,是子之身乱也。子不能治子之身,恶能治国政?子姑亡⑤子之身乱之矣!”

【注释】

① “言”字前脱一“子”字。

② “有人于此”后应补一“曰”字。

③ 隐:疑“偃”之误。

④ “治”字前似当有“能”字。

⑤ 亡:“防”之音讹。

【翻译】

有几个弟子告诉墨子说:“告子说:‘墨子口言仁义而行为很坏。’请抛弃他。”墨子说:“不行。他称誉我的言论而诽谤我的行为,总要比没有毁誉好。假如现在这里有一个人说:‘墨子行为很不仁义,嘴上讲尊重上天,侍奉鬼神,爱护百姓,行为却很恶。’这胜过什么毁誉都没有。现在告子讲话虽然强词夺理,但不诋毁我讲仁义。告子的诋毁仍然胜过没有任何毁誉呀。”

有几个弟子对墨子说:“告子能胜任行仁义的事。”墨子说:“未必是这样。告子行仁义,如同踮起脚尖使身子增长,卧下使面积增大一样,这是不可长久的。”

告子对墨子说:“我可以治理国家,管理政务。”墨子说:“政务,嘴上讲了,自身就一定要实行它。现在你嘴上讲了,自己却不去实行,这是你自身的矛盾。你不能管好你自身,哪里能治理国家的政务?你姑且先防备你自身的矛盾吧!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