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非乐(上) 篇

【原文】

今王公大人,唯毋处高台厚榭之上而视之,钟犹是延鼎①也,弗撞击,将何乐得焉哉!其说将必撞击之。惟勿②撞击,将必不使老与迟者。老与迟者,耳目不聪明,股肱不毕强,声不和调,明不转朴③。将必使当年,因其耳目之聪明,股肱之毕强,声之和调,眉之转朴。使丈夫为之,废丈夫耕稼树艺之时;使妇人为之,废妇人纺绩织絍之事。今王公大人,唯毋为乐,亏夺民衣食之财,以拊乐如此多也。是故子墨子曰:“为乐,非也!”

今大钟、鸣鼓、琴瑟、竽笙之声,既已具矣,大人 然④奏而独听之,将何乐得焉哉?其说将必与贱人,不与君子,与君子听之,废君子听治;与贱人听之,废贱人之从事。今王公大人,惟毋为乐,亏夺民之衣食之财,以拊乐如此多也。是故子墨子曰:“为乐,非也!”昔者齐康公,兴乐万⑤,万人不可衣短褐,不可食糠糟,曰:“食饮不美,面目颜色,不足视也;衣服不美,身体从容丑羸不足观也。是以食必粱肉,衣必文绣。”此掌⑥不从事乎衣食之财,而掌食乎人者也。是故子墨子曰:今王公大人,惟毋为乐,亏夺民衣食之财,以拊乐如此多也。是故子墨子曰:“为乐,非也!”

【注释】

① 延鼎:覆倒之鼎。

② 惟勿:发语词。

③ “朴”字疑为“行”。

④ [钅+肃]然:安静地。

⑤ 万:指万舞,古代一种规模盛大的舞蹈,文舞、武舞皆备,规模达万人,故一般泛指舞蹈。

⑥ 掌:通“常”。

【翻译】

现在的王公大人从高台厚榭上看去,大钟犹如倒扣着的鼎一样,不去撞击,怎么会产生音乐呢?这就是说必定要撞击它。一旦撞击,将不会使用老人和反应迟钝的人。老人与反应迟钝的人,耳不聪,目不明,四肢不强壮,声音不和谐,眼神不灵敏。必将使用壮年人,用其耳聪目明,强壮的四肢,声音调和,眼神敏捷。如果使男人撞钟,就要浪费男人耕田、种菜、植树的时间;如果让妇女撞钟,就要荒废妇女纺纱、绩麻、织布等事情。现在的王公大人,设置音乐活动,掠夺民众的衣食财物,而所击打的乐器是如此之多呀。因此墨子说:“设置音乐,是不对的!”

现在的大钟、响鼓、琴瑟、竽笙的乐声等已备齐了,大人们独自安静地听着奏乐,将会得到什么乐趣呢?他们说将一定与别人一起听奏,不是给君子们听,就是给下人们听。给君子们听音乐,就荒废了君子们听狱治理国事;与下人同听,就会荒废下人所做的事情。现在的王公大人从事音乐活动,掠夺民众的衣食财物,大规模地敲击乐器。所以墨子说:“设置音乐,是不对的!”

从前齐康公喜欢大型的乐曲和舞蹈,万人规模的歌舞艺人不能穿粗布短衣,不能吃糟糠。说:“吃得不好,面目色泽就不值得看了;衣服不美,身形动作也不值得看了。所以必须吃好饭和肉,必须穿绣有花纹的衣裳。”这些人常常不从事生产衣食财物,而常常吃别人的。所以墨子说:现在的王公大从事音乐活动,掠夺民众的衣食财物,大规模地敲击乐器。所以墨子说:“设置音乐,是不对的!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