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非攻(下) 篇

【原文】

则夫好攻伐之君,又饰其说以非子墨子曰:“子以攻伐为不义,非利物与?昔者楚熊丽始封①此睢山之间,越王繄亏,出自有遽,始邦于越,唐叔与吕尚邦齐、晋。此皆地方数百里,今以并国之故,四分而有之。是故何也?”子墨子曰:“子未察吾言之类,未明其故者也。古者天子之始封诸侯也,万有余;今以并国之故,万国有余皆灭,而四国独立。此譬犹医之药万有余人,而四人愈也,则不可谓良医矣。”

【注释】

① “讨”为“封”字之误。

【翻译】

但是那些喜好攻伐的国君,又辨饰其说来非议墨子道:“您以攻战为不义,是不好的事情吗?从前楚世子熊丽,最初封于睢山之间;越王繄亏出自有遽,始在越地建国;唐叔和吕尚分别建邦于齐国、晋国。他们这时的地方都不过方圆数百里,现在因为兼并别国的缘故,这些国家四分天下而占有之,这是什么缘故呢?”墨子说:“您没有理解我说法的类别,不明白其中的缘故。从前天下最初分封的诸侯,万有余国;现在因为并国的缘故,万多国家都已覆灭,唯有这四个国家独自存在。这譬如医生给万余人开药方,而其中仅四个人被治好了,那么就不能说是良医了。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