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段为 : 墨子 · 非攻(下) 篇

【原文】

墨子言曰:今之所誉善者,其说将何哉?为其上中①天之利,而中中鬼之利,而下中人之利,故誉之与?意亡非为其上中天之利,而中中鬼之利,而下中人之利,故誉之与?虽使下愚之人,必曰:“将为其上中天之利,而中中鬼之利,而下中人之利,故誉之。”今之所同意②者,圣王之法也。今天下之诸侯,将犹多皆免③攻伐并兼,则是有誉义之名,而不察其实也。此譬犹盲者之与人,同命白黑之名,而不能分其物也,则岂谓有别哉!是故古之知者之为天下度④也,必顺虑⑤其意而后为之行。是以动则不疑,速通成⑥,得其所欲,而顺天、鬼、百姓之利,则知者之道也。是故古之仁人有天下者,必反大国之说,一天下之和,总四海之内,焉率天下之百姓,以农臣事上天、山川、鬼神。利人多,功故又大,是以天赏之,鬼富之,人誉之,使贵为天子,富有天下,名参乎,至今不废。此则知者之道也,先王之所以有天下者也。

【注释】

① 中:合。

② “意”为“义”字之误。

③ “免”即“勉”,勉力。

④ 度:考虑、筹谋。

⑤ 顺虑:审慎考虑。顺,通“慎”。

⑥ “成”为“诚”之假借字。

【翻译】

墨子说道:当今天下所称道赞扬的道义,将是什么样呢?是他在上能符合上天的利益,在中能符合鬼神的利益,在下能符合人民的利益,所以大家才赞誉它呢?还是它在上不能符合上天的利益,在中不能符合鬼神的利益,在下不能符合人民的利益,所以大家才赞誉它呢?即使是最愚蠢的人,也必定会说:“是它在上能符合上天的利益,在中能符合鬼神的利益,在下能符合人民的利益,所以人们才赞誉它。”现在天下所共同遵循的道义,是圣王的法则。现今天下的诸侯,大概还有很多在尽力做攻战兼并,那就只是仅有誉义的虚名,而不考察道义的实际。这就好比瞎子与正常人,一同能叫出白黑的名称,却不能辨别那个物体一样,这难道能说会辨别吗?所以古时的智者为天下谋划,必先考虑此事是否合乎义,然后去做它。行为依义而动,则号令不疑而速通于天下,诚然都满足了自己的愿望,又顺从了上天、鬼神、百姓的利益,这就是智者之道。所以古时仁人享有天下,必然反对大国攻伐的说法,使天下统一和睦,总领四海之内,于是率领天下百姓务农,以臣礼事奉上天、山川、鬼神。给人民的好处很多,功劳又大,所以上天赏赐他们,鬼神使他们富裕,人们赞誉他们,使他们贵为天子,富有天下,名声与天地并列,至今不废。这就是智者之道,也是先王之所以能有天下的原因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